一壶水、一个人、六层楼

专接本考试之后,宿舍的二马都回家了,现在宿舍就剩我一人,往昔残存的欢乐现在成了无尽的茫然和叹息,只能这样一个人走,一个人想,一个人做点什么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打水,一个人睡觉……

我常常想我是什么人,我的价值在哪?但我很少给自己满意的答案,更不用说别人了。我学到的本领非常有限,我真正绝妙的东西却无法摆出来展示,很多理想搁浅,很多触手能及的东西都被我放弃,我到底在玩什么游戏?

我不知道,我无法给任何人答案,包括我自己,现在我只能随着感觉走,偶尔定个小目标,然后去实现。至于什么大目标,我现在感到乏力,以前的激情和信心不知道丢到哪去了,我随波而流。

可是老陈天生就是个造反者啊,怎么能这样下去呢?我应该找到生活的动力,创造的信心,生命的力量和健康的身体,而这一切希望能尽快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