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LD DAYS

以前的时光大抵都是痛苦的,它的充实感往往会给人某些错觉:人一的一生都需要如此么,还只是年轻的时候这样。太多的时候在想一些没有边极的问题,受限于不可逾越的限制,常常会让人神经分裂。那长长的旧时光里迷幻的音乐、无望的等待填充了所有的空间,扭曲了年轻时候的美好维度。

也许人漫长的一生都该是贪心不足,等待等待还在等待。也许,是等一个时机,也许,也只是一通电话。你不知道从哪里能得到分解,也或者,你太过清晰自己能从哪里得到分解,但是不成熟的条件,往往便弄成了死循环。人生在痛苦中循环,从而制造能量。

荒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