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年又一年,春秋冬夏

依稀去年的光景犹在,今年回家的脚步过往匆匆。踏上潮汕的土地,家乡的风光以及芬芳。熟悉的亲人皆已返乡,大家团聚说着热闹的言语。 今年外婆已经卧在病床,消瘦得令我不忍直视。「就是把我用苕帚扫走,都装不了一簸箕」,听之令人心酸。 老娘患上了腰椎间盘突出,这让照顾老人的任务更加辛苦,好得我在家这些天她可以「借口」在家照顾偶休息休息,等我离家,她又得辛苦的往返于两地轮流照看老人。 眨眼间热闹的春节过去,一年一度的迎神游灯过去,元宵拜祖过去。烧够了土窑,吃够了特产。大家也都纷纷收拾东西,奔走他乡。 所有的事情似乎都不是特别顺利,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