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失的本心

过年想了很多从前从来没想过的问题,或者说,只是思考角度变了。看到人事的衰变兴渐,不禁怀疑起人生到底几何之意义?20岁的时候想要改变世界的想法天平渐渐倒向了贪图安逸享受的生活,寻觅一个地方盖几间小屋,种果养猪,种菜养鱼,其乐融融。每当想到这个目标为之动心的时候,难免被生命的有限纠缠得难以自拔。父母总会老,也总有一天会离开,那个时候还会有现在世俗的欢乐和家庭的满足么,对于将来的生活,真没有太多的憧憬可以,也许是奢求不能,也许是懦弱不能。 也许人和猪都必须有崇高的理想才能让生命灵魂得以安宁,就算是选择种菜作生活也不能忘了要改变世界的初心。 啊!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