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双之爱

过年回家第二天就病倒。 妈妈看我蔫在床上的样子,难过的掉眼泪:“可怜孩子一个人要在外病成这样,无人管睬,想想心里就难受”。 我没有宽慰她,她也就是笑笑跟亲戚这么一说。她足够放心我,所以我才能走得远。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