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蓝爱好者

很多菜在北京是吃不到好吃的,比如芥蓝。其实就算在在潮州,也只在冬天芥蓝才会好吃,细细的状如长筷的芥蓝,采上两把,抓在手里,回家上等大油爆炒一下,好吃到剔牙都舒坦。 通知大家啦,这里也可以用 gailan.org 来访问啦! »

消失的本心

过年想了很多从前从来没想过的问题,或者说,只是思考角度变了。看到人事的衰变兴渐,不禁怀疑起人生到底几何之意义?20岁的时候想要改变世界的想法天平渐渐倒向了贪图安逸享受的生活,寻觅一个地方盖几间小屋,种果养猪,种菜养鱼,其乐融融。每当想到这个目标为之动心的时候,难免被生命的有限纠缠得难以自拔。父母总会老,也总有一天会离开,那个时候还会有现在世俗的欢乐和家庭的满足么,对于将来的生活,真没有太多的憧憬可以,也许是奢求不能,也许是懦弱不能。 也许人和猪都必须有崇高的理想才能让生命灵魂得以安宁,就算是选择种菜作生活也不能忘了要改变世界的初心。 啊! »

绝望感

小的时候经常会有各种绝望的感覺,好友轉學,想要的東西得不到……这些在当时常常伴随着无奈、泪水和噩梦慢慢的陪着长大。長大了覺得似乎可以隨心所欲了,大不了可以歸隱田林了,實際上依舊會有各種更殘酷的絕望感。最近接着翻看樱桃小丸子,让我再次深深体会到小时候的这种短暂的绝望情感,非常非常感同身受,非常非常痛。也许这些就是所謂的成長和敬畏吧。 »

一年又一年,春秋冬夏

依稀去年的光景犹在,今年回家的脚步过往匆匆。踏上潮汕的土地,家乡的风光以及芬芳。熟悉的亲人皆已返乡,大家团聚说着热闹的言语。 今年外婆已经卧在病床,消瘦得令我不忍直视。「就是把我用苕帚扫走,都装不了一簸箕」,听之令人心酸。 老娘患上了腰椎间盘突出,这让照顾老人的任务更加辛苦,好得我在家这些天她可以「借口」在家照顾偶休息休息,等我离家,她又得辛苦的往返于两地轮流照看老人。 眨眼间热闹的春节过去,一年一度的迎神游灯过去,元宵拜祖过去。烧够了土窑,吃够了特产。大家也都纷纷收拾东西,奔走他乡。 所有的事情似乎都不是特别顺利, »